續寫3

小編寄語:
感謝〃露曦﹏遺蝶同學的來稿,秦時明月續寫第3回,端木蓉被救醒了。糟糕,好像劇透了!小編要頂著鍋蓋翻滾開了,大家慢看~。歡迎來到4399秦時明月專題,要來投稿哦~~~~XXD



9【鎖縷鏈衣】 

天上,一個驚天的大悶雷。嚇到了天明四人。兩名女子的白琵鷺引起了白鳳的注意。六人下了藏書閣。去了劍術教室躲雨,張良看見溪蝶依偎在白鳳懷里。臉向上,在白鳳耳畔呢喃著什么。只見白鳳的手放開了溪蝶,臉色大變。溪蝶也是滿臉的傷悲。張良與溪蝶的眼神無意中相對,款款深情,只是天公不作美掉下了豆粒般的雨滴。眾人向大廳走去。只見溪蝶的臉色慘白,唇齒微干。額頭上涔涔的汗珠。

“你那里不舒服?”張良問。

“她,好像發燒了…”顏路。

“還請勞煩先生,幫忙看看”李斯。

“我會盡力的”顏路。

大廳外,走來四名少女。都穿著稍稍有些寬大的儒服。手里撐著傘,慢慢走來。

“子月(高月),子蘭(石蘭),子鶴(雪琳),子鳶(雪玲),麻煩你們把云小姐抬走。”張良笑著說。

“遵命,三師公”子蘭(石蘭)。

云小姐被四位少女抬走后,白鳳把張良叫了出去。赤練看見了,便留了個心眼。

“想不到、儒家還招收女子。”衛莊調侃道。

“這……”伏念一時不知說什么,便給顏路使了個眼色。

顏路立刻心領神會,便說道:“她們,都是戰亂中的弱勢群體。儒家是諸子百家中的典范,有責任做個榜樣。”

另一方面。

“我想把蝶兒托付給你,……”白鳳語重心長的說。

“這……”張良滿是疑惑。

“我已經不能像以前一樣寵著她了”白鳳重重的嘆了口氣。

‘不能像以前那樣寵著她了?到底發生了什么?’一個又一個問題縈繞在張良的心頭。白鳳看出了張良的端疑又說。

“知道鎖縷鏈衣嗎?”白鳳用很傷感的語氣說。

“知道啊~”張良懶散的回答道。“什么!”張良大吃一驚。

“那是一種極其殘酷的刑罰,穿戴者的身體會經受如同千萬把刀在身上慢慢拉開肉一樣的痛苦。蝶兒她,被這般痛苦煎熬著”白鳳的語氣中充滿了擔心與憐憫。一時間不知說什么好的張良甚是吃驚。心想‘一個大男人都未必能承受這樣的痛苦,跟何況溪蝶一個女子’。

“鎖縷鏈衣你打算怎么辦?”張良問。

同一時間,另一方面。

“她手腕上的銅環是什么?”少羽問。

“不知道…”盜跖聳肩。

“應該問蓋聶先生”逍遙子。

“如果我沒記錯應該是宮中的一種刑罰。”蓋聶。

“是什么?”天明。

“我也只是聽說,應該叫‘鎖縷鏈衣’”蓋聶。

在場所有人除了天明,全部陷入沉思……

“這……”范增。

“鎖縷鏈衣,在刑罰中僅次于五馬分尸。銅環分別戴在手指尖、手指中、手指根、關節處用細細的鐵鏈相連。手腕、手臂、手肘上面、下腋的銅環用銅絲相連。脖子、胸下用天蠶絲綢相連,腹部與腰部的銅環用絲綢相連。大腿根部的銅環與腰部用鐵鏈相連。膝蓋上方膝蓋下方至腳踝均用不同物質的東西相連、下腋與脖子用棉布相連”蓋聶說道。

“好殘忍”雪琳皺眉。

“而且,不同的時間會轉動,慢慢旋轉身上的肉,痛苦萬分,必要時還會涂上不同的毒藥”蓋聶。

“可惡”少羽。

“不過,看情況她應該沒事”高漸離。

“能不能拿下來又是一碼事”徐夫子。

 

秦時明月張良

#p#副標題#e#

10【雪氏珍寶】

“可以拿下來”玲鳶冷冷的說。

“但是,風險是不是太大了”夢璇。

“啊,呃……”溪蝶痛苦的吐出幾個字。“池 塘 去 池 塘”溪蝶斷斷續續的說。

“池塘,你是不是想去池塘?”雪女問。

“嗯”溪蝶弱弱答了一聲。

“可是我們不能出去”大鐵錘。

“但是,我們可以呀!”傾云。

“對??!”少羽和天明恍然大悟。

“子明(天明)、子羽(少羽)、子鳶(玲鳶)、子凝(鶴凝)、子月(月兒)、子蘭(石蘭)、子傾(傾云)、”張良笑嘻嘻說。

子房身后是白鳳,眾人驚、還沒來的急反應。張良說。

“快去吧!要不就拿不下來了”張良。

九個人,算上溪蝶是十個人,來到池塘、溪蝶從擔架上搖搖晃晃的走向池塘,少羽想阻攔她,卻被白鳳攔住了,子鳶拿出一株草藥 在溪蝶的額頭上拭擦完,才讓她繼續走向池塘。溪蝶的腳尖在水面上激起一圈圈漣漪,突然,她整個人站著從水面上沉下去,不明情況的四個孩子被嚇到了,漸漸地水面上浮出了鏈衣。古銅色的銅環上有著斑斑血跡,凝固的血液在水里慢慢散開。女孩沉重的華服靜靜漂浮在水面上,慢慢的女孩浮出了水面,身著魏國的郡主常服。張良驚呆了!

“謝謝,”溪蝶說道。

“雪家,的草藥好神奇”顏路感嘆道。

“那當然,這可是經過天山雪蓮和深海滴露和各種珍貴中草藥與仙家獨特的調配方法,經過300多道工序磨制而成”玲鳶。

“對了!好像那個女孩一直臥床不起吧!給你這個”鶴凝。

“這是……”張良。

“‘翡翠碧夜草’是我們仙家的鎮門之物”玲鳶。

“快拿去吧!救人要緊”鶴凝。

“謝謝,快拿著子月”張良。

幾個人來到蓉姑娘的臥榻之前,白鳳回到大廳。

“蓉姐姐她~還能撐幾天”高月。

“九天左右”荀子。

“還來得及嗎?”傾云。

“給我們三個時辰”玲鳶。

“三個時辰就能救一條命?盜跖”。

“先試試吧!”張良。

~~~三個時辰后~~~~~~

“蓉姑娘醒了,醒了”盜跖欣喜若狂,卻換來眾人鄙視的眼神,蓉姑娘略顯疲憊的臉上那樣蒼白,人都瘦了,叫人心疼,顏路看蓉姑娘醒了,便和張良一同去了大廳。

 

秦時明月端木蓉

#p#副標題#e#

11【留下!離開?】

“不要,說過不要了”溪蝶。

“聽話,你答應過我的”白鳳。

“就是說”赤練。

其他人悲傷著,墨家的人卻笑著。(因為蓉姐姐醒了嘛?。?/p>

“不,我不回去”溪蝶哭著說。

“都是你,全怪你,都是你害的。否則我的左臉上怎么會有一道疤”溪蝶哭得更兇了。

眾人怔住,趙高手里的鐲子發著粼粼的寒光,嘴角微微的上翹著,身后的六劍奴準備出發。相國李斯心里暗自盤算著什么~~。天明等人偷聽著趙高和李斯的談話,卻不料聽見了一個驚天的秘密。原來,溪蝶是原來的魏國郡主,因14歲時借著獻舞的由頭刺殺秦王嬴政未果,才被秦王處罰,秦王念她年幼,才幸免一死,卻不曾想到這名女孩卻成了唯一的魏國王室后裔,這回來到桑海,就是想逼問出蒼龍七宿的秘密,不料卻遇到了白鳳。就連大廳里的人都不知道,趙高和李斯說著什么,就在這時一聲響亮的巴掌縈繞在眾人的耳畔,回過頭來才知道白鳳被溪蝶扇了一巴掌,之后溪蝶陷入在魏國悲傷的回憶中~~那一年她12歲,因為受不了父親的嚴厲管教,從魏國邊境的‘季黎山’(虛構的)上的王府后門摔門而去。她父親是皇上的兄弟,被封為親王,而她也因為彈得一手好琵琶,頗受魏王喜愛被封為‘鶯鸝郡主’(虛構的)。意思是有著夜鶯黃鸝般的聲音,一天后父親,發現溪蝶不見了便派人去找她。此時的溪蝶已經很虛弱了,昏倒在山上,被年少的白鳳救回了師門,兩個時辰后,她醒了,見到一名美若天仙的女子,女孩見她醒了,用很溫柔的的嗓音喚來了一名稍稍年少的女子,比自己小但卻,身姿卓越,美得不像話。。。(不就是玲鳶和鶴凝嗎?)在幾番思量后。溪蝶決定留在小圣賢莊,但是李斯那不好說便說道。

“師哥我想好了,我回去,不過我要你收下這把劍,它叫雨殤。還有我已經練到鳳舞最高境界了”溪蝶(一共是,鳳舞一絕,鳳舞二夜,鳳舞三山,鳳舞四水,鳳舞五晶,鳳舞六幻,鳳舞七星,鳳舞八月,鳳舞九天)。

“你把鳶妹妹傷那么重,我不會原諒你。那一巴掌是替鳶扇的。你自己還好想想”溪蝶。

在屏風后面玲鳶聽見了溪蝶的聲音早已泣不成聲。溪蝶舞完九天后,身上的毒在體內慢慢散開,溪蝶決定死也要把秘密爛在肚子里,李斯見狀不知所措。

“啊啦啊啦,真可憐呢?呵呵”赤練冷笑道。

“她是一定要帶回去的”趙高。

“由她去吧”李斯。

“我師妹的命在你眼里就是草芥嗎?”白鳳手里撫摸著那把七寸多長的雨殤劍(我想在劍譜上插個空排名第十六)冷冷的寒光盯得人渾身發麻。

“哼哼,她只不過是個將要斃命的重刑犯了”李斯悶笑道。

其實誰也不知道溪蝶的心里多開心‘終于能留下來了’李斯一行人離去了。白鳳也不得不離去。
 

秦時明月

秦時明月續寫2
秦時明月續寫1
秦時明月:亂世情——白鳳凰

特別推薦:秦時明月之萬里長城    秦時明月之君臨天下

最近中文字幕完整版2018_国产XXXX在线播放_chinese国产在线播放_忘忧草在线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