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寫7

??18【迷迷糊糊】

“我剛剛回去,人就不見了”玲鳶。

“可能是出事了”小高。

“怎么了,傾云呢?”鶴凝。

“你們回來的正好,慕容小姐不見了”高月。

“怎么了?”傾云。

“慕容小姐不見了,等等,你沒事”聶大叔。

“嗯,稍微碰到點小麻煩”傾云。

“那,幾片血漬是怎么回事”少羽。

“啊,這個只是殺魚弄得”傾云。

“那你的頭發是怎么回事”盜跖。

“啊,這個是跟六劍奴打架弄得”傾云。

“你居然沒事”眾人驚訝。

“額,有一點事呢,就是,我的魚煮糊了”傾云。

“你還惦記著你的魚呢,害我們好擔心”大鐵錘。

“啊啦啊啦,我不是沒事嗎,不過可能開飯晚點啊”傾云話音未落就晃了一下。

“你真的沒事嗎?”端木蓉。

“那你幫我看看”傾云。

說完,傾云將手遞給了端木蓉。蓉姐姐為傾云把了把脈,有一點吃驚。

“你,真的沒什么大事,只是運功過度而已”端木蓉。

“這不可能,尋常人在羅網的圍攻下都無法生還,像蓋聶,衛莊這樣的高手都未必沒事,你一個女子居然僅僅是運功過度,你到底做了什么?”班大師。

“呵呵,只是讓他們睡一覺而已。不過那對雙生子有點麻煩,還好搞定了,呼~”傾云嘆了口氣。

“這,解釋未必也太過牽強了”小高。

“只是讓他們中了我的海棠絕夢陣。然后在夢里擊垮他們”傾云。

‘還好著個女人是我們的朋友,不是對手不然就太可怕了’小高打了個激靈。

“這樣的話,那你豈不是無敵了”盜跖。

“呵呵,他們還在睡著呢”傾云。

“我只是想說,你的實力究竟有多深?”小高。

“咳咳”逍遙子咳了兩聲。

“遵命,我先下去了”傾云。

“不好意思,她從小就很迷糊,卻非常細心、溫柔,可是有一點,霜兒卻特別的膽小”逍遙子。

“哦,原來是這樣啊”天明意味深長的說。

“你啊……”少羽搖搖頭。

“那個,她是不是用海棠花作為香料?為什么總有一股淡淡的海棠花香。”石蘭。

“嗯?為什么這樣問!”逍遙子。

“只是那股味道很好聞,就問問”石蘭的臉有一點點紅暈。

“啊~”溪蝶。

“你們干嘛啊”玲鳶。遠處傳來幾個人的爭吵聲。

“好吧,看在雪玲小姐的份上,就饒了這個奸細”子幕。

“嗚~我不是奸細”溪蝶輕聲爭辯。

“你不是奸細,那就這明給我看”子幕。

19【得救了~】

“你沒必要證明給他看”伏念。

“掌門師尊”幾個人恭敬地行禮。

“虧你們還是儒家子弟,竟然這樣對待病人”玲鳶。

“謝謝您”溪蝶。

“沒事”伏念。

“那我們先告辭了”玲鳶和溪蝶。

“嗯”伏念。

“你們幾個給我過來”伏念。

子幕心想‘這回完了’。

20【裊裊之音】

“子幕、子游、還有你們幾個,罰你們抄一遍《國風》”伏念。

“是”子游。

初秋的下午,風溫柔的吹著。

“顏路先生,明天應該可以了”傾云。

“哦,這么快”顏路。

另一方面。

“衛莊大人,真的要做那么絕嗎?”赤練嫵媚的問。

“嗯,你有意見”衛莊。

“哦,沒有”赤練。

遠遠地望著他的背影,這是我唯一能為他做的事情。赤練望著衛莊遠去的背影出了神。

“哼,你還是那樣忠心”白鳳冷嘲道。

“為了他,即使讓我付出性命,我也心甘情愿”赤練。

“哦?”白鳳站在樹梢上,悄悄遠去了。

鏡頭轉換

“天上之舞,鶯燕之聲,雪花帶來的只是一個寒冬的寂寞。誰會曉得,我的寂寞,恩怨情仇何處去尋找我遺失的夢。啊~~~~~。月光凄涼,心的情傷,夢無痕,淚之光。三十六郡劃邊疆,駿馬馳騁在戰場。”鶴凝。

“哇,鶴凝姐真棒,唱的好好”溪蝶。

“嗯,是很不錯”傾云。

“真的嗎?”鶴凝。

“太好了,這樣就能趕上重陽節了”玲鳶。

“可是,重陽又要踏秋,人是不是太多了?”石蘭。

“這也是”少羽。

“大家一起去就好了”天明。

“但,荀夫子的身子骨”雪女。

“沒問題,那老頭身子骨好著呢!”天明信誓旦旦的說。

“子明小友,你怎么知道老頭子我身子骨好呢”荀子。

21【鄉愁】

“額……”天明。

“天明啊,天明”溪蝶。

“叫你辦的事都辦妥了嗎?”伏念。

“好了”傾云。

“你怎么了?石蘭”溪蝶。

“沒什么”石蘭。

“是啊,沒什么,如果真的沒什么就好了”溪蝶。

“你……”石蘭。

“你看看,夕陽多美,只可惜他再也看不見了”溪蝶。

“我,不喜歡海呢!”溪蝶。

“哦,不喜歡…你難道不知道很多人一輩子都看不海嗎?”石蘭。

“正是因為這樣,所以不喜歡。”溪蝶。

“你……”石蘭。

“你們兩個在說什么?”玲鳶。

“啊”石蘭回過神來,一旁的少羽看在眼里。

“鳶兒”鶴凝。

“姐”玲鳶。

“怎么,你還不習慣嗎,夢璃公主”溪蝶輕輕的在石蘭兒畔說道。

“???”石蘭的臉刷的一下變白了。

“好了,我又不是壞人”溪蝶。

“溪蝶”石蘭嘴里念著這個名字。

夕陽西下,浪花拍打著海岸邊的礁石。海鷗在海平面上盤旋。

“怎么,喜歡海嗎?”張良問道。

“如果沒有那艘船,可能會喜歡”溪蝶。

“哦?此話怎講。”張良。

“子房先生還真是不會和女子聊天”溪蝶的嘴角微微上翹。

“這……”張良。

“好了,我該回去了。你也回去吧,吹太長時間風會著涼的”溪蝶。

‘我該怎樣啟齒告訴她呢’張良心想道 。

最近中文字幕完整版2018_国产XXXX在线播放_chinese国产在线播放_忘忧草在线中文字幕